今天中国

今天中国

茯苓用之于六味丸中者,尚有如此妙义也。倘阴虚而火微动者,亦断不可用。

若相火则易升,而不易降者也,得石斛则降而不升矣。近人多取而酿酒,谓其有利益也,甚则夸大其辞,青、黄、赤、白、黑,配五行立论,服三年可作神仙,真无稽之谈也。

 知母苦而大寒,其无益于脾胃,又何必辨。防己治肾中之湿,而脐与筋中之湿尽消,非入肾而又入脾肝之谓也。

杜仲得破故纸,而其功始大,古人太燥,益胡桃仁润之,有鱼水之喻。 此所以舍常山而登蜀漆也。

 顺推而用人参,又安得变顺而转为逆乎。夫都气丸之用肉桂、北五味子也,因五味之酸收,以佐肉桂之敛虚火也。

又曰心主营为血,肺为气,故以麻黄为手太阴肺之剂,桂枝为手少阴心之剂,即李时珍亦以麻黄为肺分之药,而不以为太阳经之药。 是邪在上者,宜多用;而邪在下者,即不宜多用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