捆起来强制到高潮调教

捆起来强制到高潮调教

此方全去消心包之火,而又不泻心中之气,心包火息而胃气自安矣。且胃又多气之腑也,诸气之逆皆从胃始,然则诸气之顺,何独不由胃始哉。

暑邪既已退出于心外,而心君尚恐暑邪之来侵,乃根据其肝木之母以安神。其实乃气虚,而非气中,因其气虚,故不中于左,而中于右。

盖瘀血存于其中,积而不散,久而成痛也。夫龙能变化动之象也,不寐非动乎,龙虽动而善藏,动之极正藏之极也。

邪到阳明必然多汗而渴,今汗虽多而不渴,是火邪犹未盛,所以微发热而不大热耳。人有久吐血而未止,或半月一吐,或一月一吐,或三月数吐,或终年频吐,虽未咳嗽,而吐痰不已,委困殊甚,此肾肝之吐也。

然而各经不可分治,而肾经实可专治,治其肾火,而各经之火尽散也。但解肝中之寒,而木中之风自散,饮食可进,烦满逆冷亦尽除矣。

肺金得肾水之泄而肺安,肾水得肺金之泄而水壮,子母同心,外侮易制,又何愤懑哉!此金郁泄之之义,实有微旨也。故补水必须补火,补火而水乃生,亦补火必须补水,补水而火乃盛,二者原两相制而相成也。

Leave a Reply